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最“年輕”的西南聯大校友走了,曾把南昌大學帶入211

時間:2022年07月18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師者潘際鑾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宋春丹

  發于2022.7.18總第1052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潘際鑾曾說,自己這一輩子做了兩件比較有成就感的事,一件是在中國建立起了焊接專業,另一件是把南昌大學建起來。

  2022年4月19日,95歲的潘際鑾院士去世。

  潘際鑾研究團隊核心成員、清華大學機械工程系研究員蔡志鵬認為,潘際鑾就像一個大導演,導演了一場國家能源裝備業發展大戲;又像一個建筑師,給團隊搭建了一個大舞臺。他像一場大雨,你是大樹可以得到足夠的雨水,你是小草也能得到充分的滋養。

  一個好校長

  1992年秋,國家開始實施“211工程”。

  江西有重教的傳統,但當時全省沒有一所國家重點大學,大量畢業生流向省外高校,讓這個急需人才的欠發達省備感焦慮。

  為此,江西專門成立了“建設一所重點大學領導小組”。國家教委表示支持江西辦一所211高校,但提了兩個條件:一是省里至少要投入一個億,二是要把江西大學和江西工業大學合并起來。江西都答應了,合并后的兩所學校定名為南昌大學。

  “天時”“地利”具備,就差“人和”——一位好校長了。

  受省委委托,江西省教委1992年底在北京召開了江西籍中科院學部委員(不久后改稱“院士”)座談會。就是在這次會上,江西將目光瞄準了當時擔任清華大學機械工程系主任、清華學術委員會主任的潘際鑾。

  年底,時任江西省省長吳官正借回母校清華大學之機,請清華校領導推薦校長人選,校方推薦的第一人選也是潘際鑾。

  一開始,江西方面提出,為了不過多影響潘際鑾的學術活動和健康,哪怕他去掛個名,具體事務少做或不做也行,但潘際鑾最不喜歡的就是有名無實之舉,因而沒有接受。了解到潘際鑾“要么不去,要去就得有名有實”的態度后,江西方面表示求之不得,全力支持。

  4月,潘際鑾走馬上任。為了支持他工作,江西省委調省教委副主任周紹森兼任校黨委書記。

  江西以“副省級”待遇禮遇潘際鑾。他的工資和住房由省財政直接支出,他住的一棟兩層小樓緊鄰教工宿舍區,有一個幾十平方米的小院,正對著一片荷塘,時有幾聲蛙鳴,分外靜謐。

  當時江西全省財政收入不到50億,省本級還不到10億,但江西兌現了諾言,1993年先到位了3000萬資金,其中的1500萬是本來準備用于給省政府辦公樓安裝空調的。3年內,江西省共向南昌大學投資上億元。

  潘際鑾發現有的院系將經費用來裝修辦公室、會議室,購置桌椅板凳,沒有真正用到教學科研上去,他嚴厲批評道:“江西省舉全省之力,投入1.36個億建設南昌大學,如果我們沒把這些錢用好,我們就對不起4000萬江西父老!彼髮W校制定資金使用審查制度。

  學校實行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周紹森回憶,潘際鑾是江西省引進的最大人才,省委省政府對他關心備至,尊重有加,校黨委班子也十分敬重他。

  江西大學中文系教工徐麗萍調任合并后的南昌大學校長辦公室秘書科科長。她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潘際鑾氣質儒雅,視野開闊,談教育有見地,高屋建瓴,行事果斷,從不拖泥帶水。他立場公正,一切以對學校發展有利為出發點。

  潘際鑾上任后3個月就完成了管理機構布局和干部調整。徐麗萍隨潘際鑾去省里開會,一位教委領導建議他要抓住財權和人事權,否則校長難當。他說:“我不抓這些東西,我只抓學科建設,這些讓常務副校長去抓!

  為了扭轉學風,他開始推行以學分制和淘汰制為主體的教學改革。

  他在首次召開的全校教職工代表大會上對此做了詳細說明。他說,要辦好一所大學就必須創造一個自由的活動空間,很寬松的學術環境才能使人才輩出。他讀西南聯大時,有人四年畢業,有人五年畢業,有人甚至八年畢業。當前高校沒有這個氣氛,原因一是不嚴,二是不寬松,而高等教育應該是多樣化的模式!拔覀兊膭撛煨阅睦锶チ?很大程度上是長期以來教育中的‘一刀切’給造成的,大家沒有了自由發展的可能性和空間!

  1993年9月,南昌大學金屬塑性加工專業成為江西省第一個博士授予點。1996年,南昌大學成為全國第一所通過國家教委211預審的地方院校。江西無重點高校、無學部委員、無博士點的高等教育“三無”狀況均實現零的突破。

  南昌大學成為這輪教改中合并辦學的典型。李嵐清在《教育訪談錄》中幾次提到南昌大學,認為它為全國高校管理體制改革帶了好頭。

  周紹森說,對這輪高校合并,歷來有不同看法,也確實成效各異,但南昌大學的合并被普遍認為是成功的。潘際鑾在經濟欠發達、高校實力不強的江西實行教育改革,使南昌大學成功進入211工程,功不可沒。

  2002年底,潘際鑾功成身退,改任南昌大學名譽校長,回到了清華大學。

  國寶級專家

  2008年六七月的一天,清華大學機械工程系副研究員蔡志鵬騎車去清華焊接館,看見75歲的陳丙森騎在前面不遠,就追上去打了個招呼。陳丙森邊騎邊問他最近在做什么,他說潘老師的高鐵項目還有一些總結收尾工作,此外手邊還有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一個研究項目。

  “潘老師的高鐵項目”即中國于北京奧運前夕興建的全國第一條城際高速鐵路——京津高鐵,潘際鑾應鐵道部之邀擔任焊接顧問。這是中國第一次搞無縫高速鋼軌。鋼軌出廠時每節長100米,要先在車間里將五根鋼軌焊在一起,再在線路上將其鋪設、焊接而成。從北京到天津全程120公里,焊接接頭多達幾千個,要求完全沒有任何縫隙。在兩年時間里,潘際鑾帶領課題組對鋼軌焊接質量進行了近乎嚴苛的檢驗。

  閑聊幾句后,陳丙森略帶神秘地問蔡志鵬,想不想跟著潘老師再干個大項目?蔡志鵬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想了。陳丙森又說,這個項目可能批不下來,還要“自帶干糧”,你愿不愿意干?他說,跟著潘老師,干啥都沒問題。

  過了幾天,蔡志鵬應約來到潘際鑾辦公室。潘際鑾告訴他,現在國家有一個大任務,要搞核電低壓轉子,要與上海汽輪機廠一起攻關,需要長時間深入現場,想聽聽他的意見。

  早在20世紀60年代初,清華大學就與上海汽輪機廠等幾家單位合作攻關,完成了國內第一根大型焊接轉子,用于6000千瓦燃氣輪機組。這次,上海汽輪機廠希望再次與清華大學聯合攻關。廠里領導介紹說,核電低壓轉子是國家即將開展的大規模核電建設中亟須解決的重大卡脖子問題,希望清華的“國寶級專家”能繼續為攻關提供技術指導。

  此事的背景是,2007年,中國正式對外發布《核電發展專題規劃(2005-2020年)》。

  建造百萬千萬級核電的關鍵部件是特大型低壓轉子。轉子是汽輪機的核心部件,分焊接和整體鍛造兩種,前者只有法國阿爾斯通能生產,后者只有日本制鋼所(JSW)和韓國斗山重工有生產能力。中國已建和在建的百萬千瓦級核電低壓轉子全部依靠進口,因此自主研制低壓轉子就成為中國發展核電的關鍵。

  根據國家規劃,研制工作實行“兩條腿走路”,既研制整體鍛造轉子,也研制焊接轉子,以整鍛轉子為主,焊接轉子為輔。

  蔡志鵬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在研究中,潘際鑾始終深追一個問題:焊接轉子比起整鍛轉子,到底有哪些好處?大家討論來討論去,始終不能徹底回答這個問題。

  潘際鑾決定開個學術研討會,從技術到國家規劃層面徹底搞清楚這兩種轉子的區別。

  上海汽輪機廠委派資深專家、清華熱能系校友姚爾昶到清華介紹情況。廠里完成了一份關于焊接與整鍛轉子對比情況的國內外調研報告,姚爾昶帶來了報告節略版。這是一篇珍貴的內部資料,讓潘際鑾基本把握住了焊接轉子的特點。

  2008年10月,在北京國宏賓館召開了上海電氣大型焊接轉子研制交流會。當時日本制鋼所的整鍛路線引領世界,與會的中國廣東核電集團領導提出了焊接殘余應力等問題,對于能否應用國產焊接轉子表示出顧慮。潘際鑾則明確提出,制造大型轉子的主要技術途徑應該是焊接,而不是整鍛鑄造。在當時,這個觀點是超前的。

  會后,潘際鑾被聘任為大型核電低壓焊接轉子研制攻關首席科學家,協同上海電氣、清華、哈爾濱焊接研究所和上海交大進行攻關。國家同時支持“一重”(中國第一重型機械集團)和“二重”(中國第二重型機械集團)開展大型整鍛轉子的研發。

  2009年1月,清華課題組初建完成,后不斷擴大。隊伍里既有當年參加中國第一根壓氣機焊接轉子研制工作的老一代科學家,也有青壯年科研骨干和更年輕一代的博士生、碩士生和本科生。

  焊接殘余應力是課題組和客戶特別關心的問題。蔡志鵬帶著一個助手來到上海汽輪機廠,測量出了焊接轉子殘余應力的分布情況,評估了關鍵工藝技術對降低應力的效果。

  蔡志鵬將測量結果向課題組作了匯報,潘際鑾很高興,評價他們“立了頭功”。他又向上海汽輪機廠領導作了匯報,對方也很高興,稱贊潘老師的新一代團隊仍然能保持清華作風。副總工藝師沈紅衛笑著對他說,自己每次見到潘老師都不敢輕易發聲,因為每次開會潘老師旁邊都坐著幾位“老法師”,他們中的隨便哪位都是權威,別的單位哪有這樣的頂級團隊。

  潘際鑾將研究團隊分成若干小組,每周召開碰頭會。團隊每周還有一次學術午餐,一次集體籃球或游泳活動,每兩三周組織一次全組匯報。在潘際鑾及身邊的陳丙森、任家烈、鹿安理幾位“老法師”的帶領下,研究團隊成長迅速。

  蔡志鵬發現,潘際鑾平時在課題組溫文爾雅,說話不多,但在外面開會相當有氣場,每句話都斬釘截鐵,很有分量。他待人平和友善,但總能抓住重要關鍵問題,中廣核首席科學家趙建倉頭一次與他接觸,就對他的風采極為欽佩。

  蔡志鵬自己也切身體會到,潘際鑾走到哪里,哪里就充滿學術民主的氣氛,著實讓人著迷。他說,那段時間他每天都能感到自己的成長,真是一段特別美好的時光,像“激情燃燒的歲月”。

  2010年潘際鑾的一次點撥,又讓他“提高了一大截”。

  那時,研究團隊不斷有新的課題,發展狀態良好,卻發不了論文。這一是出于保守商業秘密的需要,二是因為發論文牽扯攻關精力。但這與學校的考核指標發生了一些沖突,加上高校文化和工廠文化的不同也帶來了一些誤會,蔡志鵬頗感困擾,去找潘際鑾求助。

  潘際鑾聽完告訴他:“這些小事你需要放下。你現在得到了別人都沒有遇到的研究平臺,應該立志十年后成為耐熱鋼焊接冶金領域專家,這些小事有什么可計較的!倍潭處拙湓,讓他有撥云見日之感。

  2011年10月,潘際鑾受邀參加了國家核電技術公司組織的核電焊接轉子技術鑒定會。在這次會上,第一次在全行業內將焊接調整為制造核電低壓轉子的主要技術路線,證明了潘際鑾2008年的預言。

  盡管如此,用戶仍在觀望。畢竟,焊接轉子從沒應用于百萬千瓦級汽輪機。

  為了讓用戶更容易接受百萬核電低壓焊接轉子,上海汽輪機廠2010年專門研發了一根超超臨界百萬火電低壓焊接轉子。大型核電汽輪機為半速機組,火電為全速機組,相比之下,火電機組承受的載荷更大,且啟停頻繁,對焊接轉子的綜合性能要求更高。在這之前百萬火電采用的都是低壓整鍛轉子,因此這根轉子成功研制出來后,一直沒有用戶愿意使用。

  2012年,上汽廠準備在北京召開一個大型焊接轉子的技術鑒定會。沈紅衛找蔡志鵬商量,一是想請潘際鑾擔任鑒定委員會主任,二是想讓清華做一個技術報告。

  蔡志鵬回來匯報后,課題組開會討論。大家覺得,潘際鑾擔任鑒定委員會主任沒有問題,但清華做技術報告這件事,不是又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嗎?還是潘際鑾拍板,只要對推動焊接轉子有利,對國家有好處,就應該擔當。

  蔡志鵬建議,清華以第三方身份,從學術角度講焊接轉子的可靠性,這樣就不影響鑒定的邏輯關系。這個建議得到了大家認可。他還大膽提了一個建議,報告的核心內容應該是焊接轉子“薄弱環節不薄弱”。

  他把這個想法告訴沈紅衛后,沈紅衛良久沒有說話,琢磨了好久才說,就按清華的想法做吧。他后來說,當時擔心用戶本來就心存顧慮,再介紹薄弱環節,會不會更雪上加霜。

  2012年5月,技術鑒定會召開。蔡志鵬代表第三方做技術報告,第一次給出了上汽廠所研制焊接轉子最薄弱環節的塑韌性數據,并提供了測試曲線。

  聽完報告后,原機械工業部副部長陸燕蓀第一個發言。他有些激動地說:“這么長時間以來,我一直糾結于焊接轉子的安全性和迫切性,今天我終于放心了,我們的焊接轉子是可以用的。清華開展的工作,真正說清楚了焊接轉子為什么是安全的!

  這次會議是大型焊接轉子突破應用環節的一個轉折點。會后僅一周,就有用戶到上汽廠實地考察,兩周后簽訂商務協議,一年后第二根產品制造完成。2014年2月使用焊接轉子的機組成功投運,刷新了當時火電機組發電效率的世界紀錄。

  “90后”

  2011年,潘際鑾在一次散步時忽然感到胸悶。

  檢查后發現,潘際鑾的心臟左主支堵了90%。一般人堵70%就會出現明顯不適,但他專注于課題,竟沒有感覺到。這時已經不能放支架了,需要做開胸的搭橋手術。

  這年潘際鑾已經84歲了,接近阜外醫院做搭橋手術的最高齡紀錄,但他很淡定,對自己的身體很有信心。他果然恢復得很快,術后51天就騎著電動自行車來清華焊接館上班了。

  進入2012年,潘際鑾身體康復,轉子項目進展順利,團隊年輕成員成長起來。用蔡志鵬的話說,這之后再也沒有特別扣人心弦的緊張環節了。

  2012年,清華團隊與上汽廠聯合開展了700℃高超超臨界火電機組研究!笆濉逼陂g,隨著國家能源政策的調整,加之700℃機組整體性價比不是很高,這個項目暫時擱置,但到了“十四五”期間(2021~2025),隨著外圍能源形勢的不確定性逐漸增大,國家將700℃機組調整為650℃商業機型。蔡志鵬說,這對他們團隊的成果來說簡直是“降維推廣”,他們的研究成果可以大范圍應用了。

  焊接館坐落在一棟建于1955年的三層老樓里,那時潘際鑾、陳丙森等人在這里籌建了清華焊接專業。一樓北側的樓道盡頭,就是潘際鑾的辦公室。在他辦公室旁的小會議室中,幾乎每周都會開一次工作例會,潘際鑾、任家烈、陳丙森、鹿安理幾位老先生一直堅持參加。一張會議桌加椅子就占滿了空間,為了方便老先生們進出,學生們每次會先坐到里面,把靠外的位置留給他們。

  2016年,清華機械系從焊接館搬進了新建的李兆基大樓。搬家后,課題組重要的活動依舊會及時通知幾位老先生。潘際鑾每次都會準時參加,即便不開會也喜歡去實驗室,說在家閑不住。

  他會認真傾聽每一個人說的話,哪怕是一件極小的事都會認真分析討論。他上午吩咐學生做的事,中午就會打電話問進度,學生都養成了今日事今日畢的習慣。

  家里墻上日歷記錄著他緊湊的日程安排,幾乎沒有一日空閑,大小會議數不勝數,有時一個月要出差四次。

  他電腦、手機操作自如,操作系統總是最新版本,能熟練使用QQ、微信,會用PPT做電子賀年卡。偶爾遇到問題,就把研究生喊到面前演示一遍,很快就能領會。

  他總是興致盎然,喜歡用一個雀巢咖啡的棕色大瓶子喝濃茶,在醫院等檢查報告時會讓秘書陪他去樓下餐廳吃漢堡,喝可樂,夏天喜歡吃冰激凌,開心得像個孩子。

  他經常騎著自己的電動自行車,從學校最北邊的荷清苑家中,穿過校園,自駕到最南邊的李兆基大樓。后來,他的“座駕”相繼換成了三輪、四輪電動車。2017年他參加了央視“朗讀者”節目錄制,騎電動自行車載著夫人李世豫穿過校園的照片使他成了“網紅”。

  他是西南聯大北京校友會會長,總是不遺余力地組織活動、作演講,宣傳聯大的治學理念和剛毅堅卓的精神。1944年考入西南聯大機械系的他差不多是健在校友里最“年輕”的,其余校友基本上都在退休狀態,沒有資源也沒有體力,清華“轉子團隊”就責無旁貸地承擔起這些活動的會務和網站維護等編外工作。

  2012年11月3日是西南聯大成立75周年,潘際鑾在會上作了《西南聯大辦學經驗對我們的啟示》的報告。他作報告的PPT從來都是自己準備,最多問學生要一點素材。這個PPT是用“焊接前沿技術”的模板做的,上面列出“嚴格的教學要求、寬松的教學環境”“高度的民主作風、摯熱的愛國情操”“濃厚的學術氛圍、自由的學術環境”等啟示。

  平均年齡90歲的老先生們很有個性,大多數都謝絕接送,堅持要自己打車、坐公交過來。團隊調研了北京20年來的天氣,發現這天下雨的概率很高,就在學校招募了200名志愿者,分布到周邊的公交站、地鐵口去接。結果當天果然下起了小到中雨。

  蔡志鵬在會場里看著團隊成員有條不紊地忙碌著,一臉仰慕的志愿者們與楊振寧等“90后”老學者開懷交流,心中莫名涌出時空交錯的恍惚之感。

  《中國新聞周刊》2022年第26期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郝燁】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午夜大片免费爽爽爽影院